欢迎访问 天津新闻网 - 天津新闻资讯,天津正在发生的事

“等到猪儿出栏,我们再下山!”

2020年01月14日 16:51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赵丽颖疯狂讨红包,六年级毕业考试试卷,俄用军演回应日本

▲2019年12月10日,栏杆石养殖场圈舍里,周少贵正在巡看小猪生长情况。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谢佼摄

农历猪年,生猪养殖行业却遭到重创,最主要的原因是非洲猪瘟。但对走产业化规模化养殖的公司来讲,非洲猪瘟等于提前对养猪行业进行了一次洗牌

在农村,圈舍结构也有了质的变化。过去农村在家养猪,“藏”猪于农。现在农村集中居住的农民新居,基本上没有了猪圈

“生猪补栏上升很快,很多猪场一补就是几千头。目前总数还达不到之前正常水平,我判断未来两年左右,能逐步回调到正常”

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谢佼

一辆京字头“66”联号的老旧奥迪车,熟练地在乌蒙山区陡峭山岭的午后雾中穿行。

周少贵正赶往他的养猪场。记者坐在副驾上,摇起车窗时玻璃吱嘎作响。

49岁的周少贵,在北京建筑行业打拼十年。去年夏天,他谋求转型离开北京,回到家乡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,以生猪养殖重启农业生涯。

奥迪车上山的同时,生猪价格也“走出”相似曲线,加速冲上顶峰。点开任何一份生猪价格图谱,都会看到自2019年6月后陡然攀升的坡度。

尽管国家多种措施齐下,目前猪肉价格有所回落,但局地仍出现稍许上扬。

“站在风口,猪都会上天。”记者想起了这句话。生猪出栏量多次全国第一的四川及其周边,猪在哪里?

进入猪场层层消毒

奥迪车在盘山小路上回旋,海拔上升了800多米。

周少贵一边开车,一边讲述养猪经历。

刚回老家时,周少贵并没想好干啥。闻讯而来的年轻人挤满了屋子,指望他拿个主意。他干脆叫大家凑钱开了4辆车出川,走江苏上山东,一路考察学习。

他们花了一个月时间,交了不少学费,找到了一个方向——立体循环饲养。简单说来,就是养牛,牛粪养蚯蚓,蚯蚓再卖给药厂。

这时有个小伙子说,“咱们别养牛了,我养了三年猪,养猪技术还是过硬的”。

周少贵一拍大腿:“懂技术是吧,听你的,咱们改养猪。”

说干就干,可上哪里找养殖场地呢?经四处打听,长宁县双河镇铜锣村进入了他们的视野。这里山高林密,安静又清新。

车最终停在了山顶一处凹进的缓坡,雾里隐约传来猪儿的叫声。一道大铁门上插着鲜红的国旗,牌子上写着“栏杆石养殖合作社”。

周少贵说,自己是退役军人、共产党员,合伙人也是党员,要有个样子。

从初步意向到签定合同,周少贵只花了9天时间。两万块钱一年,一口气签了十年。

进入猪场,先是一个两平米的小房间。穿上白色防护服,踩到消毒池中,两个10公分的管子从水泥墙壁伸出来,开始自动喷出乳白色的雾气。浓雾很快弥漫了整个房间,记者眼前开始模糊。

“这是消毒药水,要喷两次。”周少贵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。

再往前走100多米,又进了一间消毒室。这次的药水比第一次要呛些。

周少贵说,药水用段时间就要更换,怕病毒产生耐药性。

再前行十来米,就是被塑料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猪舍了。

猪舍墙上是硕大的棕黄色水帘保温层,让圈舍冬暖夏凉。中间是一条长长的甬道,右边是8个大圈栏,每个圈栏里40多只白白胖胖的小猪正跑来跑去,头上还有红色的暖灯取暖。

看到人进来,小猪以为是来喂食,哼哼唧唧地摇着尾巴围在栏前。拱来拱去,肉嘟嘟的,煞是可爱。

“这是去年九月买的一千头小猪,正是长的时候,今年三四月就可以出栏。”周少贵看着这群小猪面露微笑,“我们和正邦公司合作,他出猪苗、负责收购,我们出场地和管理,销售分成,风险分担。”

这时,两位女工拿着大扫把进来清扫。其中一位名叫张奉昌,合伙人之一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itje.com/wenyiwenhua/3120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审计署深圳特派办:深入扶贫一线 助力脱贫攻坚
下一篇:天津卫视春节相声晚会 孟鹤堂邀请你“盘他”

相关图文

图片新闻

热门排行

最新推荐